石国民:放下

书桌上放着一张照片,那是19年前和妻在重庆游览鹅岭公园,手挽着妻站在一块刻有“鹅岭”两个字的石碑前的合照。照片中我俩的笑容和当日的阳光一样灿烂。10年后我要去贵州,路过重庆,悄然上鹅岭公园,到了那块石碑前我踯躅良久,之后恍恍惚惚站在石碑旁让友人拍了照,此时此刻的鹅岭公园乌云密布,风雨欲来,正是我心情的写照。旧地重游,景物依旧,妻已往生,触景思情,怎不黯然神伤。

两年前去游览重庆武隆的天生三桥之前,再上鹅岭公园,友人问我是否要在同一块石碑前拍个照,我断然拒绝。此时的我似乎想逃避什么的,那心里的阴影总是抹不去,毕竟这些日子里我始终解不开心灵的枷锁。

去年重临兰州,我却兴致勃勃的要求友人在黄河母亲的雕塑像前拍照,虽然我还记得那年游罢新疆从乌鲁木齐回到兰州,也曾拥着妻子在这雕塑前拍了张向人晒恩爱的照片,只是当下的我已彻悟,多美丽的往事也早已烟消云散,人生没有百分百完美,人生也没有永远的伤痛,必须调整心态,放下我执,自在大度,心安随缘,坦荡荡的带着快乐的笑容在“旧景”拍个照,心情顿时有如拨开云雾见蓝天般的豁然开朗,大有浴火重生的感觉。

曾经以为可以“挽留”美好的过去,把从前和妻子游山玩水用胶片拍过并己发黄的照片,用数码相机翻拍,再经过电脑技术修饰,使照片恢复亮丽的色泽;可是时光不停留,照片里我俩的柔情蜜意已随妻子的辞世而一去不复返。

经历了人生转折后,终于有所领悟,得失随缘,不再和不如意的过去纠缠,于是毫不犹疑的按下电脑的删除键,把这些照片和“过去”一起删除,因为我已坦然放下。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