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你也会看错

有时候,我会感到孤独。或者这样说,会感到,无话可说。

在新加坡时,我一直被认为来自中国。没有人会见到我时就说我是缅甸人。虽然生长于缅甸,可我没有缅甸人的样子。因这个长相,陆续发生过一些令人喷饭的事情。有一回独自在牛车水,一名牙齿掉光的老头子冲我笑,问我要不要陪他?天啊!我又气又急,却只得快速离开。另一次更离奇,去买东西,店家说没有,会打电话通知,不想下午就打来电话,约我去很远的地方喝咖啡。我当时不经事,问为何要去很远的地方?对方重复着这句话,我才发觉有问题,便说好啊!在哪里?我与我先生一起来。他惊奇的问:“你不是中国来的吗?”从中国来的,就会与人去很远的地方喝咖啡吗?在新加坡七年,此类事件时有发生。

来到美国,我还是别人眼中的中国人,或是韩国人。被视为中国人时,大多认为是学生。被视为韩国人时就惨了,假鼻子,假脸。何况韩国人来美国方便,假期时一些女孩会选择搭飞机,在这个地方快速赚钱,又返回国去。

或许,我应该回去缅甸,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了?其实在自己的国家时,我也还是被视为外国人,成为从韩国或日本来的旅客。我在我家乡以外的省城,无论走到哪里,佛塔、车站、商店……买任何东西,人家都和我说英文,或者日文、韩文,抢着卖东西给我,抢着载我。这不难解释,与外国人做生意,赚的是美金。

先入为主的观念,往往对某些人事物,固执的想象成他所想象的。这些特定的印象,导致有些人的遭遇比我更悲惨。像有些人,不知怎么,在他人眼中天生就像专干坏事的。这类人不但找工作时会受到阻碍,在机场的每一个关卡也会被盘问。

像在缅甸时,一名年轻人来面试当记者,我看了他在面试时现场写的报道和他的样子,便以为他不能胜任。字写得不差,主要是人。脸色灰暗,双唇发黑,身形嶙峋。小时见的很多吸毒的人都差不多长那样。后来才知他是患着病,吃得也不好,所以瘦。他也困扰,并常常被关卡人员检查。不过我为此常感到遗憾,怪罪自己的偏见。

这些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小烦恼,收拾起来,算是一篇小小笔记。

(传自美国)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