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肥水流向外人田

和伦敦诗人茶聚,告诉他刚刚听到的新闻,今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迪伦,他竟然不惜彻底破坏平日处变不惊的美好形象,瞪大眼睛“吓?”了一声。连一向有锄强扶弱习惯的文艺中人也花容失色,可想等而下之的围观者一定晴天霹雳,以创作歌手身份广纳粉丝的乐坛猛将忽然遭捧上另一座庙宇的神台,违和感尽在不言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