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青海湖 饺子铺的温暖

世界那么大,一方国土那么广,若你的脑袋能如宇宙装下整个世界,你才有资格去嘲笑他人。

骑脚踏车绕青海湖的这些天,发生许多事,好玩的,可笑的,也有可恶的,林林总总。离开青海湖之后,我以为,我会记喜欢的事比讨厌的事还要久,但我太高估自己了,笨女人啊,是选择性善忘,却天生小家子气。

那时候,住的青旅因为电线冒烟闪出火花,导致我裸奔出澡堂,那一幕使我至今仍心有余悸,甚至隔天的心情依然沉重。

睡眠不足的关系让我觉得脚踏车上的驮包霎时添了几斤重,我有气无力踩着脚踏车。我和伙伴商量打算在鸟岛附近的地方休息及用餐。

当笨女人看见有她最爱吃的饺子时,立刻耍技巧地把脚踏车“漂移”停到饺子铺门口!

店里除了我们,另一桌是有两名约四五十岁的脚踏车骑士。

店员是热情的藏民,除了招呼客人也会问候客人来自何方……

只见这两名骑士头也不抬,不屑地回答:“广州啊。”店员只好识趣地不再多问。

吃完以后,伙伴发现有东西遗留在昨天的青旅里,她要我待在饺子铺等她。以她的速度,多半去去就回。

于是,闲来无事,我便向店员要张白纸,开始作画。

店员听我的口音很是新鲜,我告诉店员,我来自马来西亚。

他一脸疑惑,继续问:“是中国的东边吗?”

在一旁的那两名广州食客听了,仰头嘲笑,这使店员红了脸低着头。

笨女人连她家门前那条街通往哪里都不知道,所以她真不明白不知道马来西亚有什么笑点?

他盛了一杯热茶给我取暖,指着我的画说:“你画的真好看,像我们青海湖帐篷的花纹。画好以后,能送我吗?”说完,其他伙计也一同前来围观。

我点头示好,他开心之余,拿出纸笔开始作画。

他对我说:“我也要画个帐篷送你。”

那两名骑士好奇心驱使下到我身旁,用粤语腔调的华语问我:“画什么啊?”

我用粤语回他:“一幅画咯。”

他惊讶的说:“马来西亚人会讲广东话啊?”

这回轮到我模仿他的嘲笑声,甚至连眼角也不望他一眼。

世界那么大,一方国土那么广,若你的脑袋能如宇宙装下整个世界,你才有资格去嘲笑他人。

到了打烊时间,他们仍留我在店内等候伙伴。

他们说:“外面不比里面温暖。”我点头。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