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冬夜中阅读

在南非开普敦的第一天夜晚,路过酒店不远处的街口看到两名流浪汉并排躺在走道上,一名已经睡着,一名在昏暗的路灯下阅读。冬天刚过去的街头,冷风还在吹,寒凉的画面里有许多旧日的感怀。

第二天傍晚,游玩回来见阅读的他还在,赶紧在商店还没关门前买了几天的干粮,趁他刚丢完垃圾转身回位时双手奉上。他发现我后愣了一下,待回过神才缓缓伸出双手接过购物袋,然后合十回礼静静地目送我离去。我没忘记那默默领受的感激眼神,正如他也许也不会忘记无语间的那份灵犀——同是世道中的沦落人。

在百力果的导读会上,我分享了这一段经历。我想要告诉老师们的是我相信阅读的人是有希望的,正如笔者因为喜欢阅读而在低靡时期从书中找到方向。我不可能救济他一辈子,但我选择相信我的那一袋食物,会让他抵过冬夜而获得重生,再而循环成一圈又一圈的善念。

此项活动的两位负责人文丽与玉云在电话初谈时并没给我特别的印象,直至彩排见面才发现这一次的导读可不一般。从资料准备到呈现方式都严谨得犹如一场售票性的演出;用舞蹈表现书中的歌曲内容,以朗诵方式带出词中意境,再通过两位老师的感性导读,让来宾更全面的认识书中内容。无论从编排到字眼上的摘录,都一一体现出精致的团队文化。

因为喜欢阅读,二十几年前刚离校的两位本土女孩,说办就办了至今拥有二十几所常被人误会为外国机构的优质语文中心;因为感念于阅读的魅力,不只时时促导中心教员们自强不息的阅读再阅读,更不断出钱出力赞助许多文艺演出,提供文学正能量,滋养渐渐萎靡的社会人心 。

朗诵及歌舞表演后是笔者与主持人的对话。两人提起尊师重道,感恩大自然,论述中文的影响;最后谈到母亲论及生死,黯而不悲,笑而不闹。

走笔至此,突然传来新谣朋友柳茂源病逝的消息,一阵难过,但不哀伤。也许因为阅读,明了生生息息的自然规律与意义,对死不太感觉恐慌,对生不太迷恋痴狂;清楚当下的欢喜怨怼,平常对待因缘聚散。想起冬夜里那名流浪汉,也相信两位女生创业初期必然经过寒凉,掩卷默祷,感恩阅读让跌跌撞撞的生命变得智慧刚强。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