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乐:面对生命之重

上周去了一趟台北,探访高龄94岁的忘年之交翁先生,他目前在新北市的一家安养院疗养,翁妈妈也在院内另一栋楼静养,今年6月赴台探望时,两老还住在高雄澄清湖畔的公寓。

安排转移到台北附近,是为了方便在北部生活的儿媳,减少南北奔波的辛劳,长期照顾老迈父母,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即便请了专业看护,亲情始终是老人的最佳良药,这是无法替代的事实。莫说高龄体弱,人一旦生病,不管哪个年龄段,都将真正体会什么叫做脆弱。

几个月前探访翁老,他神智清醒,言谈正常,还能下床慢走几步,但无法吞咽食物,必须通过腰部插管进食,就连喝一口水也不行,这回情况略有改善,勉强能沾点水由喉部咽下,叫人欣慰。

有的人大病初愈,平日的简单动作,就比如走路,也变得举步维艰,数年前我曾发过一次肩周炎(俗称五十肩),右手抬不起来,有一回开车经过停车场收费闸,自动扫描失灵,我居然无法把拿着储值卡的手伸到窗外,将卡插入机器付费,只能下车完成这个小小的动作,“窝囊”之感油然而生。

由此可见,一个人平日无病无痛,一切正常,本身就值得庆贺,但我们往往视为理所当然,也无法体会什么是“脆弱性”。其实从身体健康的角度觉察脆弱,所能体验的只不过是“身”之痛,那是病痛摧残下的失常状态,由此引发的“心”之苦,更是绝对不能漠视,肉体的痛楚常是精神受苦的最大导因。

伴随年老体衰的是心志的懦弱,这是我们还未老迈所应关切的问题,尽心尽力照顾与关怀父母,也是为学习老龄生活作准备,年迈父母的言行表现,正是我们面对“老年”的一面镜子,这一代老年人的身心反应,也将“应验”在世世代代老年人身上,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生老病死,都是生命必须承受之重,无法逃避,只能面对。因此,通过学习与锻炼方能坦然应对,我们身边的老人,就是最好的“教材”。

(传自上海太阳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