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绿公车

雨过水滩,天转晴于蓝。米妮老鼠的凉鞋拍了又拍,小女孩等的公车还是没来。想必也已经和含羞草打过招呼了,紫绿色的小叶片们含着雨露掩着脸,女孩的小脸靠着书包,两颊沉入粉红色的漩涡。在这样一个雨夜过后的早晨,还有些困吧。她的双眼往远方的路口眺望,公车还是没来。爸爸倚着公车厅的铁柱,公司的制服早就在日与夜的披载中淡了颜色,单薄的脊柱撑起一片阴郁的灰色。在雨夜过后的早晨,早就不困了,太多的责任面前,一位父亲只能感到疲惫却无法困怠。小女孩走到爸爸身边,让爸爸厚实的手掌拍拍她的背,安抚突来的嘟囔:“为什么公车这么久还不来?”“快来了吧!”“会是双层的巴士吗?”“希望是……如果是双层的,就有位子坐了。”凉鞋上的米妮老鼠踮起了脚。“来了!来了!公车来了!爸爸!你看!是绿色的!”米妮老鼠愉悦轻快地跳了起来。“是啊!是绿色的双层巴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