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花花世界

私底下,我和朋友都说许梦丰老师今年鸿运高照——得了文化奖,又于近日成功举办了画展。记得媒体公布他得奖那天,我正在老家合肥休假,发了一条短信给他:“心里明白得不得奖并不影响您的艺术价值,但我活在俗世里,难免有俗情——在此恭贺老师。”他的回复倒是幽默别致:“我自比这回得奖,犹如野鹤颈上系了个有国徽的彩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