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帼英:示威

星期五的太阳升起,对于11月4日这一天,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多少都有些忧心。今天的示威活动会出乱子吗?交通会瘫痪吗?雅加达会平安度过这一天吗?我该上班吗?我要让小孩如常上学吗?下课后要让她继续上芭蕾舞课吗?每个人都在心里搜索着这些问题的答案,并互相参考彼此的决定来为这一天做打算。

示威是这座城市的流动风景,雅城人早习惯了在街道上遇见拿着扩音器在大声摇旗呐喊的示威者,和因为他们的行动所造成的交通阻塞。这个民主国家尊重人民自由表述的权利,人民也接受了这个民主原则可能对生活带来的一些不便。不过示威的频密倒也让人们对示威感到冷感。每逢乘德士遇到示威抗议,德士司机都会带着厌烦的语气说,“唉,又是demo。”若问他们示威者在抗议些什么,每一个德士司机的答案都一样: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这次的反雅加达特区首长钟万学示威,当然不是一般的示威。发起示威的是势力庞大并时常使用暴力的伊斯兰捍卫者阵线。对象是在明年2月雅加达首长选举中寻求连任的“阿学”(Ahok)钟万学。示威者指阿学在一次选举活动中引用一段可兰经文来反驳对手称回教教义不许回教徒与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结盟,亵渎了可兰经,要求警方逮捕阿学。

捍卫回教的主题,发起单位伊斯兰捍卫者阵线的势力,加上示威对象为华人基督徒的组合,让许多对1998年印度尼西亚反华暴动仍记忆犹新的人对这次示威活动感到惶恐。新闻报道说,有的人甚至以防万一躲到雅加达边界的德波市。这座城市有一条特别敏感的神经线,一触即发。

雅加达首长的职位普遍被认为是迈向总统府的踏板。在总统佐科任雅加达首长时,阿学正是他的副手。随着佐科在2014年当选总统,阿学顺理成章升级为首长。在明年雅加达首长选举中,阿学欲寻求人民的政治授权,要名正言顺地当上印尼首都之首。距离雅加达首长选举虽然还有几个月,雅加达的政治氛围已不断升温。在民调中跑在前头的阿学,因其说话直接、作风强硬的风格有别于爪哇人说话毕恭毕敬的社会规范,加上少数族群的身份,使种族和宗教的敏感课题再次成为政治焦点。

早晨时分,进入办公处所在的雅加达中央商业区时,保安已格外森严。入口处用围栏挡住,凡进出者都得由保安人员检查随身物。天空时不时出现直升机在巡逻。我担心示威会造成交通阻塞,在中午开完会后便速速截德士回家。当天的中央大街有如遇上开斋节假期般通畅无阻,平时得花上近一小时的回家车程只用了15分钟。

接下来的一天,我在家里偶尔会上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查看总统府一带的发展。负责保安的警方为应对示威采用了两个软策略。第一招,是指派警员在开始站岗时列成一排,双手合掌胸前念回教经文祈祷一天工作顺利。第二招,是派出许多戴回教头巾、不佩武器的女警到前线去缓和示威者的情绪。这些招数似乎相当见效,直到黄昏时分,示威活动都没发生暴力冲突。

一个印尼精英分子在面簿上留言说:雅加达真棒。这个城市越来越成熟了,人们可以持有不同的看法和理念,却能以合法的方式为自己的立场示威表态。怎知他的个人账号状态才刚更新,示威活动那边厢却开始乱起来。示威者焚烧警车,警察以催泪弹和水炮应对,到了夜晚才平息下来。

隔天一早,清洁工人在独立纪念碑公园打扫昨天示威留下的垃圾。雅城的街道很快又恢复了车贴车的忙碌拥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