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装多久?

有句老话叫做“竞选时的语言是诗,一旦当选,便是散文”。特朗普的胜选演说肯定是典型代表,彻头彻尾的散文,和顺而有理,忽然泱泱大度,首先像回一个百分之八十的正常人。

当然,特朗普于竞选时所用的语言,亦不是诗。如果说是散文,未免吹捧了他,恭维了他,美化了他。特朗普昔时的语言简直是粗口,是脏言秽语,是街头诳言,此之所以奥巴马曾用indecent一词来形容他,那就是,下流,没品,甚至是,贱格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