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蛮荒与文明

步步为营的在马拉维机场办理出境手续时,有一官员见我土味浓重,多番明喻暗示,却没想我里外一致,一概懵懂以对。幸好他们对于土人还不致太刁难,几句对话后就心灰意冷放人过关,让我顺利搭上文明世界的飞机飞回南非约翰内斯堡,再经由约翰内斯堡直接乘坐大巴进入第二个目的地——斯威士兰王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