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草席梦

人的记忆真的很奇怪,明明发生了,却像梦一样,而明明只是一场梦,却又怀疑是不是曾经发生了?

笨女人没有写日记或是笔录的习惯,她懒散,她的勤劳也很随性,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没有章法,没有规则。

好在《联合早报》给笨女人写专栏的机会,让她稍微能定性也定期用文字写下旅途的事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