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草席梦

人的记忆真的很奇怪,明明发生了,却像梦一样,而明明只是一场梦,却又怀疑是不是曾经发生了?

笨女人没有写日记或是笔录的习惯,她懒散,她的勤劳也很随性,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没有章法,没有规则。

好在《联合早报》给笨女人写专栏的机会,让她稍微能定性也定期用文字写下旅途的事迹。

别期许笨女人的文章会带来多少深度,会包含多少哲理。那许是种叙述,也许只不过是很琐碎的小事,但,所发生的事情不假,而这些真,她不想忘。

骑着脚踏车绕青海湖许多天,大部分的路线离湖景很远,而那些靠近湖的路途却又被当地人画圈收费。在中国要找免费的景点,除非是百度找不到的地方。

每一天的骑行,远超出她的体力范围,可是,笨女人就是停不了。她总觉得还差一点就到了,为了这一点,她继续她的忙点,她固执她的盲点。

她越想早点抵达,其实她只不过越早把自己推向极限。

这一天,她汗流浃背骑着脚踏车在国道上,急速下脚踏车轮被块石头绊倒,车身倾向国道,好在身后的轿车及时刹车,我才不必与它“相拥”。

把脚踏车停靠在一旁后,整个身子像失去骨架瘫坐在路旁。伙伴见状,建议休息一会儿。

就这样,我在国道右边盛开油菜花的田园边,铺着草席,披挂着雨衣遮阳,躺下不足30秒,便沉睡了。

耳边隐约听见许多声音,不同铃声的电话声,影印机声,电脑键盘声……我像是身在城市办公室的环境里挣扎,我睁不开眼看个究竟,我真的太累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其实很靠近银光闪闪的湖镜,我跟青海湖只不过隔着一片油菜花田。

我是为了青海湖景,还是为了不知在哪的终点才走到这里?

是我看得不够远,才把梦弄不见。

很多时候,我们不是不可以停下,而是我们忘了该停下。

我们总有很多理由说,身不由己,可是,真的有那么多不由得自己吗?

是自己失去本质,不是梦想变质。

我的故事从来不属于精彩,它只不过是我的一种提醒。

很多人以为需要豪华大床才能做个美梦,谁又试过一张草席上睡醒后所发现的梦?

这天,我醒了,在草席上,在花田边,在脚踏车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