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亚蓉:成长

大概两个月前接到扬钧的手机短信,她说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天会来我家看我,这已是她中学毕业后不知第几次来我家了。

跟她的初次接触在10年前,那时的她读小五——一个刚满11岁的小姑娘,她的双目闪闪发亮,笑意盈盈中透着一丝狡黠,十分讨人喜爱。但她却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完全不开口讲华语,无论回答问题或提问都用英文,这一点令我哭笑不得,无奈之下只好佯装生气,对她完全不加理睬。这一招还真管用,她终于结结巴巴开口了,但其实她的华文成绩并不是很差,只是相对其他科目差了一截。她的记忆力极好,理解能力超强,只要方法对头,半年时间肯定就赶上来了。

小六时候,她的华文成绩已经跟英文不相上下,听说读写都没什么大问题了,但就在小六会考前的两个月左右,我突然发现她变得十分情绪化,原来她迷上了当时名噪天下的菲鱼,她收集了很多菲尔普斯的照片做成一个剪贴簿,双手抱着贴在胸前,眼里泪光闪闪,当班里的一名男生对此嗤之以鼻时,她的眼泪刷的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我很担心这样下去会影响她的考试。

“先把他放在一边,专心考完试再说,好吗?”

“好吧,我试试看。”

成绩下来后,她如愿考上了莱佛士女中,直到中二时候,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那个菲鱼,我放下了。”

这个时候的扬钧跟我已成了忘年交,她的纯朴善良、自然坦荡让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虽然我们的家庭背景及文化背景是如此的不同。

“O”水准高级华文考试成绩下来后她请我去她爷爷奶奶的饭馆大吃一顿以示庆祝。

上高中后她每个假期都会来我家看我,跟她在一起感觉上跟自己的孩子没多大差别。

高中毕业后她负笈爱尔兰学牙医,此时的她已成为一名长发飘飘的美少女,灿烂的笑容里平添了一份羞涩,她说在那里她自己洗衣,自己做饭,自己踏脚车上下学——完全一个成熟独立的大学生了。

那个星期天的下午听她娓娓道来她在爱尔兰的学习和生活,我的眼前不断变换着她在异国他乡的身影及过往的点点滴滴,不由得泪眼婆娑了。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