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惠雯:选后闲话

电视明星特朗普深谙show之道,知道如何把简单粗暴包装成具有煽动性的反抗者气魄。

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出来,与之前数次的民调预测相反,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有外国媒体称之为“政治地震”。《纽约时报》在社论《特朗普的造反》(Donald Trump's Revolt)里写道:“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对数千万美国人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多数人来说,这些字眼曾经不可想象,但如今已成为美国的未来。”

希拉莉赢了东西海岸的所有富裕州和大城市,而中西部各州则被特朗普一一拿下。按照人头票来看,更多人选了希拉莉,她的得票数比特朗普高约1%。但按照美国的选举人制度,特朗普胜出。对这些“不能想象”特朗普当总统的人来说,在竞选期间,问题的重点似乎不是支持希拉莉,而是反对特朗普。特朗普被反对者认为是一个白人中心主义者,他攻击少数族裔,歧视妇女,还被形容成一个无视事实、缺乏常识、信口开河的人。譬如,他声称,全球气候变暖是假的,是中国制造的阴谋。知识界和主流媒体几乎一面倒地反对他。其原因大概正如某位华裔教授所言:“无法忍受这样一位不读书、不看报,满嘴胡言乱语,种族歧视,不尊重女性的低素质的人当总统。”

显然,特朗普的攻击性和煽动性背离了美国民主的传统,破坏了游戏规则,违背了知识阶层着意守护的主流价值观。数位作家、诺贝奖得主都曾联名“抵制”特朗普,那么多有影响的人物写了公开的反对信,但这都未能影响将近半数的民众对他的热情。电视明星特朗普深谙show之道,知道如何把简单粗暴包装成具有煽动性的反抗者气魄。这对爱钻牛角尖的知识分子行不通,但对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或许行得通。

特朗普本人也许没有反对者所忧虑的那么多恶,但他对政治正确和道德的蔑视却能把一些人身上的恶带出来。所以,白人民族主义者、种族歧视者、厌女症患者、攻击性强的极端者都喜欢向他靠拢。在某次竞选集会上,几个白人妇女穿着标有“Make America White Again” 的T恤衫为特朗普站台。他获胜后,前三K党成员大卫·杜克发推文祝贺:“是时候夺回美国了!”

在得州,我曾遇到过两位特朗普的支持者,他们都是来自中国的第一代移民。他们比美国人更不惧怕被视为种族歧视者,所以,他们坦诚地告诉我,他们就是racist!一个说,他就是无法忍受穆斯林;一个说,不应该让黑人当总统!因为无论黑人还是其他少数族裔都不爱美国,只有白人真正爱美国!

有时,你感到一些狂热川粉儿(特朗普支持者)比他本人还令人讨厌。在支持特朗普的微信群里,谣言、威吓、阴谋论和偏执狂论调广为流传。“希拉莉要引进1000万难民,如果你不想要你的女儿将来被穆斯林强奸……”“民主党开始弄假票了!希拉莉在佛州和某某闭门交易,4万张选票已经被做到她名下。”“拒绝穆斯林,拒绝希拉莉,否则美国将沦为今天的欧洲!”……诸如此类。

无论究竟是什么原因,什么精英与草根的隔膜使得特朗普胜出,小说家托宾一针见血地指出的也许是最深层的原因之一——“他们只是不想让一个女人当总统。”我怀疑那么多讨厌希拉莉的人里有多少人真正在意她的政策,又有多少人假装公允却骨子里歧视着女性,对染指他们领域的女性怀着厌恶和轻蔑。(传自休斯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