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夏宗:木

我多年前的一个梦。经过一棵树时,居然感受到她的悲伤,不禁落泪。

我喜欢看和树有关的书。对我影响很深的是一部叙述一棵树为一个小男孩牺牲的童话故事。男孩从小至年老,每当生活遇到困,总会向树恳求帮助。树总是毫不犹豫地付出,直至身躯都变卖了,这时已经变老的小男孩依然毫无觉悟。

说到年纪,传说了很久的寓言,包括一些带有宗教色彩的记载,都提到一棵长生不老的树。最近还有一群冒险家和考古学士,历尽艰辛到中东地带去寻找此树。就算找到了树,以世界现在的贪欲个性,我们不会想吃了树果来触动自己礼义廉耻的筋脉。和那个小男孩相似,只会想即刻挖掘其基因,然后大量繁殖,迅速变卖出一种经济效应。这就是人类踏入21世纪学得最透彻的套路。人原有的精神本质,忘的忘,弃的弃。我是那棵有智慧的树,还不躲得远远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