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淑贞:宁波阿拉

被人谑称为“邵跑跑”的影视大享,在2014年百余年归老后,才得知他老人家是宁波人,并非笼统的上海人。我的前老板也是宁波人,难怪从前常以邵跑跑当楷模,可能有来自同一个乡下与有荣焉之意。

两个宁波人谈话,通常不绝于耳的两字便是“阿拉”。这让当年的菜鸟我好生奇怪,怎么这些上海人又不是穆斯林,何以口口声声要以伊斯兰教中的阿拉圣名,你来我往挂在嘴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