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曦娜:机关算尽太聪明

一场欢喜忽悲辛。希拉莉是否“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

美国总统大选结果与选前主流媒体普遍看好希拉莉获胜适得其反,善变的评论家们这回矛头一转,纷纷转而分析起成王者特朗普的胜选之道。

在政界默默无闻的特朗普,为何能凌驾在政坛呼风唤雨的希拉莉之上?这的确是个值得分析的问题。可我对政治的认识有限,无意说三道四,倒是想起,美国大选前好友一再说的,希拉莉是个王熙凤式的女人,总是机关算尽。

王熙凤精明犀利,以贾母孙媳妇的身份有办法管住贾府上下数百口人,这已经太不简单,且她擅于玩弄权术,常将众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曹雪芹通过贾琏的心腹小厮兴儿的口,十分生动的描绘出王熙凤的性格特质:“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笑着,脚下就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曹雪芹对人生与人性真是了解透彻,早在《红楼梦》第二回,他已透过冷子兴说了王熙凤的过人之处:“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极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对政治与权力从来就野心勃勃的希拉莉,其实活得热闹缤纷,数十年来,她从一名律师到州长夫人,再成为具影响力的美国第一夫人,还曾经是纽约州史上首位女性联邦参议员。担任阿肯色州州长夫人期间,希拉莉已活跃于福利组织与商界。那八年入主白宫,希拉莉和一般第一夫人不同,她积极参与政事,还曾经负责国家医疗保健改革,虽然结果以失败告终。

希拉莉这一生其实并非顺风顺水,为了当上美国总统,她这一路走来,也有举步维艰的时候。由于丈夫克林顿的性丑闻,身为第一夫人时,希拉莉一度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与八卦话题。但与此同时,她却在纽约州竞选参议员,让自己成了美国政治史上第一位拥有公职的第一夫人。2008年的美国总统选战,原本信心满满的希拉莉,关键时刻却跑出头黑马奥巴马。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她又在奥巴马当选后,接受了国务卿要职。

去年读了美国媒体人及传记作家艾德华·克莱恩(Edward Klein)带有八卦色彩的畅销书《血与仇:希拉蕊迈向首位女总统之路的抉择(Blood Feud: The Clintons vs. The Obamas ),整本书致力于告诉读者,克林顿夫妇与奥巴马夫妇表面上团结齐心,其实相互嫌恶与仇视。开篇描绘了希拉莉和六位卫斯理学院1969年班的老同学,在纽约州近郊一家法式小馆聊天。当年这一群卫斯理同学推举了希拉莉在毕业典礼致词,希拉莉也是卫斯理校史上首位致词的学生代表,《时代》杂志还为此做了报道,年轻时候的希拉莉已十分特出,而且早已初嚐成名滋味。

希拉莉不断接受采访,频繁在媒体亮相,她还努力写书、出书,有计划的为竞选总统部署。2014年希拉莉出版了《抉择:希拉蕊回忆录》(Hard Choices),可就如台湾学者曾志朗在中文版推荐序所说,《抉择》不是一般的回忆录,而是希拉莉“想要问鼎白宫的‘出师表’。回忆录是过去式,这份出师表,绝对是未来式。”

在曾志朗看来,希拉莉在书中“详述自己温柔细腻的外交手腕,娓娓叙述和各国领导阶层的对话,也试着分析和解释与欧巴马总统之间的不和,以及几次不很恰当的决策。她完全了解她必须正视这些失败,因为将来一旦宣布参选,这些当年失策或执行不当所导致的政治败笔,都会成为政敌集中火力攻击的所在”。

没想到的是,美国媒体去年曝光,希拉莉任国务卿期间用私人电子邮箱收发公务邮件,其中一些秘密邮件涉及国家机密。事情曝光后,近一半的邮件又被希拉莉团队以涉及私人生活为由删除了。为什么要用私人邮箱?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美国民众也许会如此猜疑。更没想到的是,在美国总统大选倒数计时的关键时刻,联邦调查局突然又宣布要对原本已经结案的“电邮门”事件重启调查,直到大选前兩天才又宣布不起诉的決定。

人算不如天算。尽管希拉莉机关算尽,这回竞选美国总统,一个“邮件门”事件就令她处于不利之地,甚至被冠以骗子的罪名。网上读到希拉莉败选后大哭一场,怪责联邦调查局让她再次和白宫失之交臂,也怪责奥巴马没能阻止联邦调查局的“搅局”。

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里面一曲《聪明累》写尽王熙凤的一生,曲云:“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一场欢喜忽悲辛。希拉莉是否“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我其实还真的有点同情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