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驾车

二十来岁,在我疯狂的学习的那段时间里,也去学了驾车。那时的车旧,很破,还没有自动档。

教我的师傅没耐心,两次驾出路上,总要我踩油门。仰光的车多,相互多是抢路。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驾到马路上去。当时没有理论课。他也不教我怎样看路,车该行驶在左边还是右边的车道,包括转弯的路线和停车方式。这让我学了也没有意义。不到一星期,给了我临时驾照,说再出一些钱,就能拿到正牌驾照。自己没车,很快就忘了驾车方式,也没有去拿过驾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