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风中的答案

11月13日在草根书室《磨墨弹情》新书发布会上与主持人林仁余追忆缘起往事。当我们聊起了那十场《傻姑娘与怪老树》的表演形式,才想起原来我也曾经演过话剧,只是不必念台词,不用走台位。我只需静静坐在舞台一隅的阴暗处,等待灯光转移到我所处的角落时,才弹唱起故事中的一段歌曲。曲毕灯暗,焦点转移,戏再继续,我隐成观众,随着大家,随着故事情节,心潮起伏。唯一不同的是,观众一边看着戏,一边得压抑情绪偷偷啜泣,我却是可以在一阵难过后,借着轮到自己歌唱的时段,尽情宣泄心中的感伤。我经常说,那是唱歌以来最幸福的十个晚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