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两代情债

两代之间,有情有债。

到了我这年龄的朋友,若仍有福气照顾家中长者,想必都经历过,或随时正准备经历年迈父母的体力一日不如一日的状况。他们的动作和反应渐慢,听觉开始不灵光,甚至得经常进出医院。一些上有老下有小,还得每天在外努力打拼挣钱的上班族或许会开始觉得在体力和精神上吃不消,以致经常心情烦躁,一旦承受不了压力,坏脾气随时爆发,不自觉地大声与父母或孩子说话,才惊觉一路来的“正常”生活起了变化。

以为命苦?这不过是两代之前的情债。

两代之间的关系很奇妙,首20年和后20年,是生命循环的开始与结束。父母年轻的时候,也曾度过20年的青春岁月。组织了家庭有了孩子,此后将一生的情感灌注/投资在孩子身上。从婴孩时期算起,至少有20年,他们的日常生活都以孩子为中心/重心。从夜半起床哄宝宝喂宝宝,到筹划打从小学开始的教育,从孩子在外跌伤或突然生病的担忧,到他们误交损友后为人父母的痛心/自责/不知所措,以及孩子在成长期对生活越来越多的种种奇怪甚至不合理的要求,在那首20年都由父母不惜代价地给予满足和付出,孩子对父母的依赖不仅单向而且自私。父母有无怨言?或许偶尔有,但从不放弃,而且对孩子的担忧从未停止。

时光快速奔向未来,在父母最后的20年,轮到我们来照顾。父母的起居饮食、健康“保养”、医药负担,以及晚年的精神需要,都有赖孩子在时间上的付出,简单一句即是孝顺。我们有无怨言?肯定有。有没有想过逃避?或许有。但我们都知道不论压力有多大,都不能放弃,因为那是我们欠父母的“债”,当初向他们“贷款/赊账”的首20年以及之后许多年之情,终于得在他们的晚年奉还。

我总觉得这是一个很完美的循环,有情必有债,有债必得还。情债特别之处,在于当初你在索取的时候不会意识到那是债,只当成是理所当然。等到人生角色开始对调对换的那一刻,才慢慢开始领悟到我们从哪里来,就会往哪里走回去,我们从一开始就走向结束,是中间那一大段路程上的风景和天气,决定了我们的步伐和往前的方式。

当然,两者之间是有不同的,最大的分别是,照顾小孩虽辛苦但担忧少乐趣多,照顾老人家不仅辛苦也很忧心。除此之外两者之间没多大分别,都是全情的付出,都是情深意重的人生大责。

突然想起一年春晚,中国新生代演员杨洋与著名歌唱家佟铁鑫演唱的《父子》,朴实的歌词道尽了两代之间的情债。过去两年,这两代情债的概念在我脑袋越来越清晰,渐渐成型。然后我开始将之编入生活手册中,从起初的茫然适应到此时的习惯,终于明白这就是现实,才是生活。

能给父母偿还这情债,实际上是福气,因为并非人人有这样的机会。只有当你能以孝顺的方式,体验当初父母抚养孩子无私的付出和辛劳,这一生才算圆满,才称得上完全。

笔心:这是一个很完美的循环,有情必有债,有债必得还。情债特别之处,在于当初你在索取的时候不会意识到那是债,只当成是理所当然。——吴庆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