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扰的温柔

我心我

走在中国丝路上,最让我期待的地方是敦煌,因为笨女人对敦煌不够了解,所以敦煌对笨女人来说是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

笨女人对敦煌的喜欢很纯粹,许是FIR唱的《月牙湾》,也许是因为玄奘经过的鸣沙山,也可能是莫高窟里壁画上的彩妆……渐渐地,所有与敦煌的相关,都与我的喜欢有关。

喜欢,从不缺证据,只缺行动证明。

走出敦煌高铁站,迎来阵阵强风,背后17公斤的背包更是被强风施压。理好发丝想自拍就被眼前执勤的警察禁止还示意赶紧离开,难道我的身材成了交通阻碍?

眼前好几辆绿色计程车经过,但是都拒载。仔细观察才发现有数位便衣警察临检着来往计程车。

我得与警察走反方向,才有计程车愿意停下。

司机是一位身形瘦小的大婶。

她看了我给她的地址便皱起眉头,问我:“你确定要去这里住?这离市区很远的。”

我告诉她,因为我是外国人所以只能找接受外宾客栈。

由于她载送过许多旅客所以她明白,便说:“我知道有家国际青旅可以收外宾,离市区近,要不,我带你去,你下车问清楚价格看合不合适才决定?”

我甚是感激她的建议,可是途中我发现她一直在绕路,便以不悦的语气质问她。

而她却耐心地回答:“因为下个月有个文博会,所以政府要我们七点以后只能向右走,不能左转,所以,我得绕路了。”

“抱歉,我不知道有这样的交通管制。”我为我无中生有的怀疑感到羞愧。

“在中国,很多时候都需要控制,毕竟这里人多车多。”大婶无奈的摇头。

笨女人形容敦煌是神秘国境,但在这里却听见有人形容敦煌是百步一警。

后来,我住在大婶介绍的这家国际青旅。

起初,我觉得这青旅的客服不主动搭话很是冷淡。可当我在外参观的每一处景点都被严格的察视和问话后,回到青旅的清净,倒觉得一身松弛。

那夜,我睡不着,看见楼梯边的白墙上有着许多住客留下的字句,我突然想来一场涂鸦,于是便开始一笔一画。

客服人员停停走走,来了又去,一声不响,留下白墙给旅人去做想做的事。

一个国家对人民的温柔是制度,而人之间有种温柔是不打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