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家政妇狂想曲

风起了

电视剧里的家政妇与家庭成员的纠缠十分深,她们不仅提升主人家的生活品质,几乎影响了雇主家成员的人生。

“家政妇”一词来自日本,就是我们说的家务助理。今季TBS日剧《逃避可耻但有用——月薪娇妻》,改编自同名漫画,以年轻家政妇为主角,成为人气剧集,连带带旺日本家政妇行业。

家务事看似人人都可以胜任,其实做得好讲究天分和兴趣,完全是一门手艺,甚至是一门艺术。该日剧受欢迎当然不是因为日本观众特别喜欢打理家务,而是女主角新垣结衣这个俏主妇可爱爆灯。

剧中有一集新垣结衣示范怎么清理纱窗,别说男主角星野源事后为朝阳洒落室内满室生辉而感动上心头,我看了也频频点头。此前台北住的公寓窗户装有纱窗。为了清洗,又吸尘又刷洗,搞得满头大汗却怎么都洗不干净。该剧介绍,清洗纱窗可以用旧丝袜包成一个球,逐格用力压透清洗;预防肥皂水流得一地,还得用报纸贴着另一面吸水。这是很费神的手工作业,但是完成后,风吹进来都是香净的,更别说透光效果更佳。

该剧的设定是一个从事IT业的男主角聘请钟点女佣打理家务,把做家务的时间省下来做自己喜欢的事。超现实的情节是,钟点女佣不是中年阿姨,而是比自己年轻的妙龄女子。女生不仅家务做得细致,饭菜烧得营养与美味兼备,还会留小字条给自己上班辛苦加油打气。关怀这件事,和定义性骚扰同理,受众接受就是合情合理,受众抗拒就是非礼勿听。显然,生活作息完全是宅男升级版的男主角是十分受落的,不然不会答应与家务助理“契约结婚”。

观众群中原来有不少单身男士及青春少艾。据报道,不少日本雇佣公司近月接到的询问明显增加;报读家务助理课程的女性年龄也有年轻化趋势。甚至有“独男”(独居独身男子)在社交平台上说如果家政妇像新垣结衣也想与她“契约结婚”。

“契约结婚”指的是以受薪打理家务为前提的婚约。也就是有婚姻之名,没有婚姻之实。不就是领薪做家务,为什么需要在亲友面前“假结婚”呢?太讲究现实常理就无法欣赏漫画创作的可爱逗趣。这是创作者设计的一个引子,就是要吊观众胃口,看看一个精过头,一个迟钝得离谱的小两口怎么假戏真做,有情人终成眷属。

就像许多服务行业请人难一样。理想家务助理可遇不可求。打扫干净这门活,过程和结果一样重要。简单如洗一个杯子,家务助理也许以为洗干净就是了,但是带着爱做家事,干净是条件,但是安全健康才是前提。用什么洁碗剂才不会担心残留化学物威胁健康?怎么洗才会彻底清

洁并不损坏器具,同时又节省用水?

家务也触及私密接触。该日剧里,男主角打死都不愿意让妙龄女子洗内裤;而女主角会因为雇主不小心把内裤丢进洗衣篮而误以为自己获得对方的信任而雀跃。毕竟“第二层肌肤”的接触如此亲密,不信任对方,实在很难接受对方双手触碰隐私如身体一部分的衣物。

当然,为营生操心劳力的现代人未必计较这么多,干净整齐就是了。家务打理少了一个温馨家庭应有的温度是科技生活进步的遗憾。

近年日剧不乏家政妇的题材。日本社会似乎还没有开放到让外籍帮佣登堂入室,进入厨房。电视剧里的家政妇与家庭成员的纠缠十分深,她们不仅提升主人家的生活品质,几乎影响了雇主家成员的人生。如果世人都能正视在家中煮饭洗衣打扫清洁的专业性和价值就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