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乌干达旅途拾掇

其一:瘦娃与胖娃

这一天,在乌干达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庄漫步。

村落里一名衣衫褴褛的年轻妈妈,以售卖油炸木薯饼为生。木薯饼在黑不溜秋的沸油里绽放出一朵一朵金黄色的饼花,油星子在锅里起起灭灭,快乐地嬉戏着。年轻的妈妈小心翼翼地把炸好的木薯饼一块一块地夹出来,放进敞开的塑料桶里。“噼里啪啦”地四处飞溅的香气,使瘦巴巴的两岁小儿垂涎欲滴。只见他摇摇摆摆地趋近,营养不良的小手正要命中目标时,冷不防妈妈来了个“飞虎擒羊”,猛然攫住了他那只充满了欲望的手,并趁势把塑料桶移开了。小孩先而扁嘴,继而大哭,嚎啕的哭声长了翅膀,悲伤地在村庄里回旋。啊,他小小的脑瓜子,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妈妈那香喷喷的木薯炸饼,永永远远只能是他的“镜中花、水中月”呢?为什么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