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绾青丝发

唯独男人的美,自己的美,仿似不存在不重要的东西,或避而不谈,

或轻描淡写。

周末与几乎一年未见的一名年轻男性建筑师友人约见,令我惊艳的是,他一改往日短发模样,挽了一个发髻,帅气也秀气地出现在我面前。看得出他的挽法和所选位置相当细腻,是一个不高不低、不大不小的撅在后脑勺上的发髻。如果在头顶,反倒成了女生时下流行的“道姑头”;如果低垂到后发际上,像是困顿到没有余裕和闲心打理头发。太紧,是发夹和发胶用的多;太松,便失去利落的都会感。史书载,髻大、平,为庶民,髻高、尖,为士人,我不禁暗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