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颖轩:流行歌

午餐时间的日本餐馆播着禅意甚浓的轻音乐,隔壁桌母女的对话声也随音乐轻轻传来。

40来岁的母亲向10多岁的女儿描述张学友演唱会一票难求的盛况,缓缓暖暖的声音隐藏不住她的兴奋。女儿有一句没一句地提问,关心的是网上购票的技术问题,歌神在她的世界里应该只是一名歌唱得不错的大叔。

突然,桌上手机响了,母女间的谈话被韩语流行歌曲的手机铃声暂停。

流行歌曲一个很棒的功能就是记录年代,可在不晓得歌手是谁的情况下,从曲风、编曲、歌词和唱法,判断歌曲属于的时代。而活在同个年代的年轻人,因听着相同的歌曲,进行类似的娱乐活动,很自然也很不知觉地,有着相似的兴趣、聊天话题、作息模式和消费习惯,进而形成了那个年代部分的生活方式;形成了现在人们常说的“共同记忆”。

1990年代,张学友每出一张专辑所带来的风潮与影响力都是非一般。那个时期,多少学生因为要买他的专辑而偷偷打工赚钱;多少人因他的专辑和演唱会大卖,赚了不少钱而有了新生活。

流行歌曲(又称作通俗音乐)虽然在更多时候只被赋予商业价值,但它还是有一定的社会功能。

互联网盛行之后,流行歌曲仍在记录年代,世界的改变也让通俗音乐的“社会功能”,晋升到“国际化功能”。

互联网连接了世界,打开了流行音乐的全球市场,让不同国家、说着不同语言的人们同一时期喜欢同一首歌。

就如现今韩流当道,韩国“爱逗”组合(idol group,韩国男团女团的称呼)的歌曲风靡全球各地。无论懂不懂韩语,看着男爱逗帅气的舞步,听着女爱逗可爱的歌声,年轻男女瞬间为之疯狂。不同国家的人们,可能因为同一个爱逗组合,因为科技带来的零距离而成了朋友。爱逗,作为歌手的一种,在这个时代,也必须为了全球市场竞争、世界各地粉丝的福利,调整表演模式、宣传方式和行销形式。

日本餐馆仍播放着轻音乐。母女俩结了账离开,之后来了一对60多岁的夫妇。他们年轻时,刘文正或高凌风等人的歌,肯定为那个年代的生活留下细微、难以察觉的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