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缝缝补补又一年

在宜山路下车,路口一中年男一边炒栗子一边溜嗓子:糖炒栗子治雾霾,大补肾来小补脑,疼完爱人疼小蜜,十块一包最实惠,该出手时就出手,感情不是天天有。他的口水歌变换着台词,上下句有时很脱线,跟《罗曼蒂克消亡史》一样,剧情切换非常自由,全凭那一股子炒货香在统筹整首歌。

不过,有炒货香也就够了。对于生活,对于电影,我们的要求都不高,尤其今年,更是让我们的电影期待低到尘埃里。一系列的续集表明这是全球创造力溃败的一年,《独立日2》也好,《惊天魔盗团2》也好,《超级名模2》也好,都坚持了2到底路线;同时,一大批曾经光彩夺目的银幕IP也晚节不保,萨莎·科恩当年的《波拉特》(编按:本地译《波辣之游美也疯狂》)有多么活色生香,他今年的《王牌贱谍》就有多么惨不忍睹,一起沦陷的还有一溜超级英雄,包括蝙蝠侠和超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