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随笔

2017年我《两岸灯火》专栏的第一篇稿,写于2016年最后一天。应应景,就说些送旧迎新的俗套话吧!

年轻时,每年依始,我确曾在一年一册的记事本上认认真真列出新年大计,以便引领自己在新岁月里的努力方向。后来,岁月多风,年头大计往往被吹得七零八落,岁末回首,只知感恩身心犹能完整健康,身外得失,也能淡然处之,如此,除了工作上必须严守的规划与执行之外,个人生活上,与这种备受推崇的年度标准作业也就渐行渐远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