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淑贞:鸡窝头

朝廷命妇的1200令吉染发费,引发举国哗然,讨伐声四起迄今未息。有人竟然还将高档染发贵人和断头的玛丽安东尼皇后扯在一起,不知向来丰容盛髯的命妇有何感想。

我倒是想到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每次出席大场面的贵妇,头发总是高高梳起,发型是经典的奥米茄变奏,虽看得出经过倒梳以制造蓬松的发量多假象,但原来头发应当偏厚,否则不会有那种来发汹汹的视觉效果。头发那么多,染发剂用量也大,焉能不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