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跨国跨年

到国外跨年,或许是最愚蠢的一件事。从机票、酒店、餐饮、烟火,到人潮,都不是所听闻的浪漫美丽,但我几乎每年都做,一年一年地笨下去。

酒店住宿不是爆满就是漫天开价。之前几年在日本京都,都得住到城市边缘才住得起,不过因为有开车,还不算太麻烦。一年在伦敦,更是住在偏远的郊区,过了人挤人半点烟火都看不到的倒数夜,还得搭一小时的地铁回去,累坏。去年更是打错算盘,从伊朗途经迪拜,于是决定在当地跨年,没料到花了几个星期都订不到酒店,那些还有客房的,都老实不客气地表示得连订四晚才行,而且每晚房价近2000新元,简直是打抢。最后是通过种种关系,才不致得睡街头,但也还是得付出昂贵代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