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乌干达的巫医

我们在约定的时间来到了毕钩蒂(Bigodi Village)村庄时,他就站在一所简陋的茅屋前,等着我们。中等身材,穿一袭宽松的及地长袍,戴一顶软软的绿色帽子,好像头顶覆了一张大大的叶子,看起来有点不修边幅的样子。颧骨很高,神色冷峻的脸上,有着一双深沉锐利的眸子,仿佛能把人由内到外看得个通透。不知怎的,我忽然激灵地打了个寒战,好似看到一个飘忽的幽灵在阳光下现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