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再少一些些

离农历新年一个月不到,我已经开始清除、割舍与抽离。

这与日本的山下美子“断舍离”的概念很相似。一言以蔽之,山下提议在收拾和整理家时,断绝不需要的,舍弃家中多余的,离开对物质的欲念。这一来,在管理身边物的过程中,更省时,更懂得拿捏资源。

虽然我没依循山本的观念尝试,却在清理杂物时,再次肯定到自己所需的,其实不多。家中腾出新的空间,环境再次清洁、明亮和空旷起来,心灵也自然有了更宽广的游刃天地。在减少、分类与收纳的道理中,“减少”往往最不容易做到。只因收拾东西时,我们经常会预设一些问题:可能将来会用上,可能再也买不到了,可能……好多的可能,皆因不愿放手。

消费,是一面镜子,映照你我在它面前展示过,用购物粉饰压力,用吃喝掩饰寂寞,各种花费的姿态。现今是一个不虞匮乏的年代,商品几乎是随处可得。手机购物的应用程序24小时伴随左右,让我们无限上网尽情购物。物质的新鲜感一溜烟散去后,家中又多了逐渐被遗忘的囤积。

一间房子好比是一个巨大的瓮,平日把吃剩的饭菜都倒进去。在打开盖子时,必定有一股熏天的馊酸气味。就连方圆500里的苍蝇、蚊子、蟑螂,都会相约来寻味。相比之下,刚被修剪的草散发的新绿,雨后微风吹来的凉爽,又有谁不爱?无论在房子的哪一个犄角旮旯处,都与惬意畅快的气味撞个满怀,精神又怎能不抖擞?

在有四季变化的国家栖身的那些日子,都得随着季节变化而更替衣物。夏日晒棉被,总爱将那片恣肆炎阳一同折起,放入密封的箱子。到了霜降节气,棉被中沁人心脾的温煦馨香,早已荡然无存了。这让我领悟到,任何再强烈的感动,始终抵不过时间的流动。若以在世上暂居的心态度日,自当会少一股购物的冲动,而多了重要的问号:是消费还是消耗?离去时,能带走这些吗?

我个人倒是很爱动手清理纷繁驳杂的一切。因为在收拾的过程,总会意外发现一直以为已经遗失的东西。失而复得,总让人喜出望外后,更珍惜。其次,将不需要的送给有需要的人,是开心又安慰的事。送书,好比是将深爱的珍藏,留给自己财富的继承人。

2017年如此提醒自己:在眼睛与物质、决定与付钱之间,加个时间轴,再把自己与物品的距离拉远一点,避免没必要的浪费。这与积极进取主义无关,而是在去除无用,割舍杂乱的层面上,不做无谓的收,他日就少些东西清除。将生活要求简单化,懂得抽离,就等于给自己一个舒适的空间,坐下躺下休憩,爬梳心情。

没了无谓的加,就少了多余的减。也就少一点狷躁,多一份自如。生活中那份感官的怡悦,与至淡的境界,总是从一颗妥洽知足的心发出。

笔心:没了无谓的加,就少了多余的减。也就少一点狷躁,多一份自如。——郑海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