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达胜:升降习题

几番季风骤雨,又是年关迟暮。同安爷茶叙回眸逝去中的猴年,论到太平洋沿岸大小官场大咖的民调涨跌人事沉浮,颇有鸡犬升天、虎落平川之走势。他引了唐人孟浩然的诗句: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安爷说,政坛人物升降起落,自古有成王败寇之说,重点是看当事人留下什么盛绩,让后人仰止怀念。英雄伟人如此,百姓小民亦然。接着,他聊些台湾的旧时趣闻,从他读高中的60年代开始,一路体验到的民间小社会里的升降文化。

那时,明星学校初中部的优秀毕业生,不经过官办的会考可直接升级同校的高中班。安爷嘛,参加会考后按成绩分发入学,号称外来的空降生。直升军返校像回家,训导教务人脉熟稔,顽皮但成绩一般比空降兵好。高中毕业成绩的状元榜眼探花,都跳过高校会考直升名牌大学去了。当年,直升,就是精英就是特权的同义词。

然后,除非逃兵或闪兵,安爷大学毕业后服了国民兵役。他还记得抽签大事,抽到空军坐飞机升空办事的是上签,先升后跌落在地爬走的陆战伞兵是下签。安爷签到陆航部队的空骑连,经常挤搭轻装直升机快速支援步兵作战演习,颠簸上下灰头土脸玩了两年。一念起那忽升忽降的折磨,心律仍有余悸。安爷说,幸亏西线无战事,有不闹人命的升降工可打,还算好签。

进入职场,安爷在某大企业内拼搏多年,还是遇上升降的课题。面试当时,由于学历不差人品适任,受破格录用,以空降插队姿态就任副经理职。上班9个月后升任经理,之后两年跳过协理副总职级,直升为总经理……果然,他说职场多恩怨炎凉,高处不胜寒,低处八卦烧,尝尽了直升和空降过程折冲樽俎的滋味。后来安爷下南洋跑来狮城创业,长话短说,一路来还是躲不开成本、费用、汇率和盈利升降和涨跌的头痛时间。他感慨:禅言升降事如同得失和涨跌,升是为了降,降是为了升;年轻时姑且信之,现在不理它了。

聊到这里,安爷好奇问我:你老兄乐龄乐活多年,理当远离尘世间扰人的升或降的烦恼吧?我答,学校职场等往事如过眼烟云,淡来好去的。如今烦人的是那些要老命的指数。他迷惑,指数升降,股市的或是楼盘的?我答,都不是,是那上医院看病的诊疗和验血报告。好几年了,我居处书橱的内容也有升降移位的状况:舍不得丢的励志养生书册下降了两个层板,取而代之是医院处方的药瓶药片袋袋,加上一堆只有心理疗效的补品罐罐。如此私房药局,每天早中晚餐后拿杯白开水准时立正报到。这般机械式的健康指数升降管控,未尝不是人生数学的晚课呀。

的确,人生境遇里的升降如戏场,旁观者清。天天地心引力催促下,飞升到高处,无奇,只是恰好;坠降到深处,无异,都是当然。其实,升降之间都有数字暗中作祟。忘掉1234567890,心平气也和,升降习题立刻迎刃而解。你说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