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遇见极光

国外一篇新闻报道,说是天文学家预测太阳黑子的活动性将进入为期十多年的低谷期,意味着今后的很多年里,从地球上看到北极光的概率越来越低。

飞往地球另一端的芬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在摄氏零下22度的酷寒天气里,只为了追猎捉摸不定的一瞬电光幻影,只为了一生未圆的梦。

极光神妙莫测,可遇不可求,老天爷是否“赏脸”,关系重大。几个基本条件例如,必须够寒够冷,无风无云天气晴朗,最忌的是光害。

首晚入住玻璃屋(Glass igloo),屋群坐落一片森林深处,四处漆黑如墨,东一堆西一堆的积雪,覆盖了走道。唯有小心翼翼,拿着手电筒,摸索走向所分配的屋内。木制的玻璃屋像是蒙古包,空间不大,还好设有浴室。

导游称当晚遇见极光的概率很大,吩咐大家在晚上9时到凌晨2时,千万别入眠,北极光随时会横空飞舞。

满以为舒适的躺在床上,仰望透明的屋顶,即可“躺拥”一空的日月星辰和炫丽耀眼的极光。殊知,屋顶积满厚厚的白雪,无法看透,加上房内暖气不足,冷得身颤心抖。房内虽设置了“极光通知”铃,然而,未到半夜,又倦又冻,不禁合眼入睡,那铃声整晚未响。第一天逐光追影不成,未免大失所望。

这次参加追猎北极光之旅,旅行社没有确保一定看到极光,可是,每晚会安排追猎极光团,尽量满足游客。

第二晚,参加了额外付费的极光团,地点是在一个辽阔的湖畔。湖畔在森林内,伸手不见五指,仅靠手电筒一束微光探路前进。

来到近湖的一个营地,天边忽然出现一条绿色的光带,悠悠的飘荡飞舞,大家都欢呼:看到了,我们看到了北极光!

苍穹渐渐拉开序幕,那抹仿佛注入生命的淡淡绿彩,从薄透的浅绿到盈满的翠绿,像是美女的纤腰轻扭,又似彩带盘旋舞动,曼妙艳丽。

大家不约而同关了手电筒,黑暗中一片寂静,谁也不忍作声,怕惊走那一抹离奇的绿光,仅闻噼里啪啦、装置在脚架的相机快门声。

仅仅的十多分钟,大家轮流以极光为背景,让旅行社的代表,以极快的时间,用镜头记录了这永恒的一刻。不少同伴都为美丽、惊艳、浪漫的那一霎那,心醉神迷。亲眼目睹北极光的震撼,恕我词穷,只能说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离开篝火高升的营地时,内心流过这样的信念――人生苦短,宛如极光昙花一现的绽放,我们必定要有信心,珍惜和领略世界所有的美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