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妈妈

纽约上课第一周,有个黑人女孩在午餐时间老来扯她的衣领。扯得她整截小白脖子像去皮鸡胸肉一样裸露在外。边扯边问,“喂,你那个什么,到底哪里来的?”她总是按照母亲交代,礼貌地回答:“日本。”

黑人女孩夸张地喔了一大声,跑回去其他同学那边,几个小女孩开始彼此附耳,小手护住嘴唇,叽叽喳喳密语,几双眼睛轮流斜瞟她的动静。她拿着母亲切成一半的犹太面包,里头夹着生菜、火腿和她喜爱的番茄,几乎没法咽下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