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静静的海狗还会在吗?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却是这个老区的最后一天。2016年的尽头,凉风送爽的懒懒午后,我们来到了传说中的达哥打弯。

曾经,这是我心中的“传说”。那时听说这个老区即将消失,我就很想来看看。时光荏苒,一晃两三年,期间在阿果那些意象梦幻的绘本中,看到戴着蓝帽的小男孩和蓝色小企鹅,出现在达哥打弯的经典景物中,添加了我的向往;然后又凑巧在电视剧《大英雄》里,偶见那临河小阳台的旖旎景观,于是我决定去追寻。

没想到做这决定的时候,美丽传说已经变成冷酷现实。关于达哥打居民必须最迟在12月31日最后一天搬迁的媒体报道,已经铺天盖地。

车子从旧机场路拐进梦中那个传说,好像来到另一个世界。大气宁静,老树无语,小路上车辆绝迹,居民几乎都已搬走。无数可爱的小野猫这里那里蹑手蹑脚趴趴走,连喵也不喵一声。

信步来到中央草场那个如今已是无人不晓的海狗游乐场,沙池上那一组以滑梯、尖塔、桥梁和轮胎秋千构筑成的游乐设施,由马赛克砌成的粉蓝色海狗默默驻守着,呼唤了多少人美丽的童年记忆?今天海狗很落寞,往日孩童嬉戏的身影不复在,整个游乐场空无一人,只有树干爬满电信兰或鹿角蕨的老雨树,还有成排的老椰棕安然伫立,凝望四周一片寂寥。

草场边,一对老夫妻还在为眼前堆积如山的杂物而发愁,鸡肋鸡肋如何处理?他们掏空屋里一切,堆叠在走道旁。主人叨叨碎念,从1958年住到现在,刚好58年。从小到老,不舍得啊!

58年的人事物,那份感情我完全理解。我说慢慢收拾吧,做不完他们会通融通融的。那妻子却说:“丢吧!都丢吧!再通融也收不完!”

我们终于走到大牌12那座景观独特的两层小楼。两道露天的白栏杆梯阶左右两边张开双臂,欢迎人们来怀古,或来织梦?角头老字号“天记”老招牌下的新型咖啡座已拉上大半铁闸,留下一小道缝隙,足够让我探头入内偷窥,老板符先生还在忙于最后的打点。

随意走到毗邻的大牌18,那陈旧破落得近乎骇人的老电梯拒绝为我们操作。拾级慢慢爬上楼,几乎是嗅到尿臭的同时,一只肥猫尖叫飞窜而出,在楼梯转角处几乎摔了一跤。

在最高七楼的走廊上俯瞰芽笼河,风光如此多娇!河道从这里开始变宽,朝南流向滨海湾,我们眺望蓝天白云下远处的金沙,终于明白何以达哥打弯逃不过被拆除的噩运!

这一片曾经是个马来甘榜的沼泽地,将一再华丽转身,变成黄金宝地。当年英殖民地改良信托局初建组屋时,为了纪念1949年加冷机场一起空难中牺牲的达哥打军机和20名军人,而为住宅区取名。今后,当达哥打晋身为高级公寓时,普罗大众还有机会来分享河岸景观吗?

那时,静静的蓝色海狗还会在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