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玉卿:说拜年

小时新年样样好,但最怕到亲戚家拜年。该叫阿姨的叫姑姑,该叫阿姐的叫阿姨,弄得大人们好尴尬,“笨小孩”只好认了。

稍大后,妈妈把拜年的重任交付大姐,她则呆在家里照顾年纪尚小的弟妹。这可太好了! 我像飞出鸟笼的小鸟,快乐的跟着大姐、大哥、二姐一起去拜年,跟着他们叫阿姨阿姐姑姑,那准错不了。拜年前,我们把妈妈包的红包钱,数一遍,拜完年后,算一算,抽出“盈余”來玩乐。我们特地安排旧机场路的亲戚家为最后一站,就可以顺路到附近的繁华世界看电影,玩游乐场的木马、飞车……日落西山才回家。

这一天,我们放肆尽情玩乐。妈妈大概也知道,只是没拆穿我们,因为之后我们又做回364天的乖孩子。

我们家亲戚不多,长辈相继离去后,繁华世界玩乐的年代也离我们远去。

长大后,大家有了各自的家庭。父亲在哪儿,我们就去哪儿拜年。父亲去世那年,本来不能过年,结果大哥却梦见爸爸说大弟中了马票,要大家去那儿拜年。大弟果真中了,还叫了丰富的自助餐。大概信了主去了天国的父亲,希望我们忘掉悲伤,仍旧快乐过年拜年。

我们9个兄弟姐妹,现在再加上另一半、孩子、孙子,已有30多人。如果一家一家去拜年,小辈们可累坏。幸好这些年来,年初一大家都去大哥家拜年,也在那里难得的大团圆。面簿上载相片,朋友们都惊异羨慕我们家族声势的“浩大”!

年纪越大,对“年”也越珍惜,依恋那亲情洋溢的氛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