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憎恨”的道德

街头隐士

山东一位邓相超教授,因为发了一条“攻击”、“侮辱”前领袖毛泽东的微博帖子,遭遇了他自己或许不曾预料到的实实在在的“攻击”。首先,组织上(包括他所供职的学院以及山东政协、省政府)劝其退休,直接剥夺了他的饭碗和社会头衔。在网上,领袖崇拜者们大肆讨伐围攻他,谩骂侮辱、攻击威胁。当然,暴力不止于虚拟,愤怒的领袖崇拜者们直接聚在邓教授住家附近,进行了“现场揪斗”。我由此想到,中国的政治正确和美国不太一样,美国的政治正确是你不能侮辱弱势群体,譬如残疾人士、有色人种、女性……我们的政治正确是你不能不敬领袖。

我不幸在某段视频被删之前看到了当时的“揪斗”场面。一群中老年人那么愤怒地围殴一个人,高喊着“打倒邓贼”、“谁反对毛主席就把他的狗头砸烂”这类的口号,看起来真让人毛骨悚然。我没有经历过文革,但经历过的人告诉我,这就是“复活”在2016年的文革场面。这似乎也与我从其他途径得来的当年“斗争”印象相呼应。很显然,从年龄上看,这群围殴邓教授的人正是经历过文革的,否则他们不会喊出那样的口号:“谁反对毛主席反对党中央,这就是他的下场!”当他们喊出这样熟悉的口号时,当他们要扑上去打人时,他们想必会因为仿佛回到年少或年轻时那个无法无天的年代而激动不已。

这段录像让我想起老舍先生在上世纪50年代顺应时代潮流所写的一篇文章,他在文中激情地描述了人民群众斗恶霸地主的火热(而暴力)场面,他被高呼着“打他!打他!”的群众惊醒了,忍不住大声喊着“打他!”融入到他们中去 ……看到画面里这些人的模样,听到他们高喊的狂热口号,感到历史仿佛在可怕地后退。我忍不住想,现在的年轻人不管在长者眼里如何“腐化”,都胜过这些认为自己有权打死另一个人(只因他对领袖不忠)的暴力脑残吧。就像站在“爱国”至高点上的人会用锁砸破别人的头一样,像崇拜神灵一样崇拜领袖的某些人也自觉持有充满恨意的“道德”而可置他人于死地。

在美国,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告诉我,在他们眼里,纵容同性恋的奥巴马就是魔鬼!“魔鬼”这个词同样让人感到那种充满憎恨意味的道德。如果我们憎恨一个人,并不是因为他妨碍或伤害了我们,只因为他和我们不一样,这难道不是一种狭隘吗?本届美国总统选举其实也是自由派和清教主义价值观的一次冲突。在支持民主党的一方,你能感觉到傲慢,漠然、与民众的疏离;而在特朗普的阵营里,你会看到更为严苛的攻击、憎恨和广为流传的阴谋论。对我来说,后者比前者更危险。

我们不知何时才能懂得尊重他人权利,容忍与自己不一样的人才是最根本的道德。

(传自休斯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