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帼英:好久不见

玩泥沙

农历新年,我们如常先在其中一个长辈家集合,之后全班人马浩浩荡荡一家接着一家去拜年。这个习惯不知从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大家庭的传统。年复一年,虽然长辈都有了岁数,大家还是坚持长途“跋涉”到每一个兄弟姐妹家串门子拜年。幸好九个家庭当中,多数人都住在中北部,省去了一些在路上的时间。

年初二的午餐一向丰富。长辈准备了一桌的家常菜,不讲求卖相,大鱼大肉大盘面大锅汤,毫不含蓄地把长年累月磨练出的好厨艺摆在大家面前。看着转眼已70岁的舅妈在厨房里额头冒汗地为我们三十几个人准备午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由她掌舵的家庭菜,我们吃了几十年,一年比一年吃得珍惜。桌上的菜色没变,围在桌前的面孔已从孩童转为中年,却也增加了许多年轻的新面孔。我们都希望拜年的传统似桌上的那一盘客家面,又香又长。

这家人的感情算深厚,但我们多数也不过是一年见一次。祝福彼此新年快乐后,经常接着说“好久不见”。我们当中有的虽然驻颜有术样子保持十年不变,但身边小孩的高度却马上泄露了岁月的秘密。每年的新年聚会难免会有一些缺席者。错过了新年,没能见到的亲戚可能要等到明年后年。亲人虽然不是朋友,不由我们选择,但他们就像日升日落,一直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在有的没的闲话家常(加长)中,从自动计时相机到现在靠自拍棒帮忙的全体照,我们年年在为回忆收集内容,以保存这份难得的缘分。

在我们忙着把新年与亲友拜年的喜庆通过社媒传播的同时,面簿和电子新闻也充斥着特朗普向西亚北方七国穆斯林公民下驱逐令的报道。有人排除万难拿到难民身份和美国签证,原以为就快与在美国生活的亲人团聚,却被可恶缺德的政治拒于门外。有的早在美国建立了家庭事业,则不敢出国,怕从此回不了家从此与家人分散。这年头,能与亲戚见面拜年还要多多惜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