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达胜:素描快熟面

大年夜团圆饭食余香尚存,味蕾的记忆力却无远弗届——早年赴英伦深造,学院食堂红毛餐吃多了,日久生“嚼蜡”之感。偶赴唐人街打牙祭,因花费不菲非到存亡关头不轻易为之。某日,家乡寄到一箱“生力面”,立刻煮水泡食,一时兴奋得眼眶湿润,味觉嗅觉如蒙救赎拾回重生的喜悦。那时,东方人开的小杂货店都卖快熟面,五花八门,惟独缺少打着“生力面”招牌、橘白色条纹公鸡走路包装的。原来,那才是名正食顺的地道口味。为什么?说来啰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