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北极光

天空乌云密布,广阔的湖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在黑暗中是灰白色的一片,湖边的树木只剩下没有叶子光秃秃的枝干,远处的山峦脚下有几幢屋子淡黄色的微光,全副防寒衣物无阻寒气渗透的步步进逼,披上毛巾保暖的高感光单反相机稳稳的架在三脚架上,在遥远国度的午夜和严寒中等待着一个似有若无的天文现象比想象中煎熬。

卫星图显示等待中的光就在头顶上,有些远,大约10万公尺,只能用远在天边来形容。三个小时的等待,天空似乎有点灰,又似乎有些绿,朦朦胧胧,也许是长时间瞪着天空而产生的二极颜色幻影,打开镜头最大光圈,按下快门,曝光30秒,时间不长但心情像考试后等成绩的忐忑,千里迢迢飞到这冰天雪地的湖边目的就是想圆了人生五十样必看景色的其中一样。相机不会说谎,经过长时间曝光的照片,云层里透出一丝丝的光,照片精细得似乎把四周静谧荒凉的感觉描绘了出来,和荒无人烟的孤独感,天空像一般天黑的景色一样,连星星都见不到,仅此而已。

寒风微微吹起,在北极圈零下十几度的冰湖边,此等虚无飘渺的等待,此情此景人心脆弱,“怎敌他晚来风急”感受到李清照当年的“凄凄惨惨戚戚”。等待的天象近在咫尺,但不可捉摸,难以把握,乌云像小人当道,气愤却又无可奈何,像最近的国际政治。

网络上各种形状和绚丽颜色的北极光照片带来了各种期望,红色绿色橙色光影迷幻似的在天空中飞舞,变化成各种各样的图像,像刚毕业时对人生多姿多彩的遐想,单看成果,没有人会真实的描述当中艰难的等待和失败的经历。

午夜过后,气温骤降,天空竟开始下着雪,细细的雪花徐徐飘落,心情和情景挂钩,感受到柳宗元“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抑郁,观光无望,收拾好器材,落寞。

次夜,到了伊瓦洛湖边,天很暗,暗到可以见到十公里外街灯橙黄色的光映照在云层上,夜一样寒冷,和气温一样寒泠的还有心情,云层很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说得一点也没错,只好收拾心情,堆了个雪人,几个时辰之后打道回府。

再一夜,终于感受到辛弃疾的词“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一夜鱼龙舞”中的喜悦和释然,昨夜堆砌的雪人也似乎在微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北极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