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鸡言鸡语

新春友聚,大摆龙门,又扯到鸡身上。

退休高龄警官说,五六十年代,斩鸡头发誓之事,在新加坡也发生过。那时民风淳朴,旧习未除,一般市民忌讳上公堂;一有纠纷,动辄到寺庙斩鸡头发誓,表明心迹。除了叫长辈主持仪式,有时还拨电到警署要警官作证,令人啼笑皆非。

70年代初入报界,我接过斩鸡头发誓,邀记者现场作证和采访的电话,因有另一大案错过。几天前,翻阅旧报章找资料,发现直到90年代,在邻国一些乡镇里,此风仍在。斩鸡头发誓者,不只是平民百姓,连政客殷商也参与其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