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

花甲之年近在眉睫了。这之前匆匆掠过的岁月不忘示下的预警,也不过就是些鸡皮鹤发,添斑掉发的外在瑕疵,虽有碍观瞻,却也无关痛痒。

当花甲终于如期浮现,从模糊转清晰地打个照面,啊!就像在眼前立起一面诚实得近乎残酷的高清屏幕,把花甲与n年前的花样明摆着对照。

当年你如何仗恃着年轻孔武,无忌惮地欺瞒岁月,透支能量,逞强争锋的种种劣行,一件件,有头有绪,流水账式地被记下,备注在花甲之身逐一索偿,就再也不是无关痛痒的芝麻绿豆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