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30年前的石头

要不是《100毛》大锣大鼓摆达明一派上封面,来个几可乱真的人肉复刻经典,我还不知道《石头记》已经整整30岁,呜呜呜呜。这样的数目字,在小说家笔下溜出来可以很凄美,譬如张爱玲的《金锁记》,“年轻的人想着30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30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实牙实齿竖起手指话当年,就真是甘苦自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