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瓦:自由的舞步

男女平等,并不在于空间大小或尺寸,而是两性之间即使站在不同的角度,却依然互相尊重。

网络显示从布哈拉(Buhkala)驱车到希瓦(Khiva)的车程大约是五小时,但是在这之前询问过许多当地司机都说路况不好,恐怕需要七个小时才能抵达,于是,我打算一早就出发。

这一路用了六小时左右,路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司机打开车窗让微风进入车内游走,沿途虽没有秀丽山水,但空旷的景色让我心旷神怡。

车停停走走,我睡睡醒醒,接近傍晚才抵达希瓦的民宿。

肚子饿得响鼓,可脚步很自然朝着碧绿色的Kalta Minor宣礼塔走去。看来,旅人的脚步与胃部很难达成共识。

看见一家坐落街角的饭馆大门敞开,门庭若市,便决定在那里用餐。

饭馆内的大堂是属于男士们齐聚用餐喝茶的地方,当中有好几双眼珠盯着我打量,让我感到不自在。

店员请我到内间订餐,这才知道原来女士用餐地方是另有厢房。

拉开门帘,内设的音响掩盖了外面的嘈杂声,让我以为自己误入卡拉OK的包厢了。

里面摆了好几张长桌,坐满当地的大婶、姑娘还有小女孩,她们对我这位外来朋友微笑示好。

饭菜上桌,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吃得一干二净。正想付钱离开,却看见年轻姑娘拿着遥控器在电视前选了一些当地歌曲播放,于是,我重组了动作,决定留下看个究竟。

在桌的大婶们缓缓起身,一个接着一个手拉手在音响前,渐渐地摇着身子,缓缓地点着脚跟脚尖,轻轻地敲打拍子,慢慢地绕圈,开始了载歌载舞。

我随着她们轻快的拍子拍打双手,却被当中的大婶一手抓起手肘带到舞池中央。这种邀舞的方式让我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但我心里明白,这绝对是一番好意,很快地,我便融入气氛与大伙儿打成一片。

我一会儿兜圈顶起胸撞大婶,一会儿假意被大婶的丰胸反弹倒地,这使大婶们捧腹大笑。

临行,大婶们送我石榴苹果,还一一给我拥抱。

走出饭馆,发现许多男士早已站在门外候着,他们在冷风中等着内间的女眷一起回家。

以前我认为男女隔间是种性别歧视,空间的大小更是男女不平等的尺度。

直到这一天,我修正我所有的想法。

男女平等,并不在于空间大小或尺寸,而是两性之间即使站在不同的角度,却依然互相尊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