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麻将人生

年初二在二姐家打了两圈麻将,赢了30元,没有开心或不开心,只有感觉三位牌友陪我玩一场游戏,真好。

曾经沉迷于麻将十几年,为它不吃不眠,为它神魂颠倒,为它懊恼不已,也为它兴奋狂喜;情绪随牌起伏,性格因它转变。日子过去,好多正事没做,好多知识没时间汲取。通宵熬夜里,烟是一根接一根地抽,直到昏沉得无法再集中精神才停止,直到健康亮起红灯后才发现生活失去了原先的姿采,于是残喘中告诉自己一定要与它一刀两断,找回“飞天”的从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