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真的能高枕无忧

只有人会在灭杀之前冠上“人道”二字。或许这样,才可以让他们的良知好过一些。

今年初七恰逢立春,社交圈朋友纷纷在网络上分享立鸡蛋的照片,网络媒体则报道国人在银行排长龙存款的有趣景象。谁不想新一年财运亨通?若说农历年还有什么传统精神是绝不会消亡的,自然是人人口中的“恭喜发财”,那也无可厚非。

初七又称人日,是众人的生日。汉朝东方朔《占书》有云:“岁正月一日占鸡,二日占狗,三日占猪,四日占羊,五日占牛,六日占马,七日占人。”相传女娲以石补天,以土造物;第一个塑造的竟然不是万物之灵的人类,鸡反而排在众生之首,这是为何?自然是女娲一番苦心,让清亮鸡啼唤醒大地混沌万物。

人日当天,我刚好到东部某所小学和该校小六生分享《寻找》。我一贯会聊起Moon Room月光房子,分享韩国作家朋友绘声绘影述说房子闹鬼的趣事。在韩国的两个多月,住在月光房子从没有何不妥。然或许是心理作用,听了鬼故事后,某个深夜睡到一半,忽断断续续听到凄厉的怪声,忽远忽近,颇为恐怖。后向当地人查问,才得知是山里野猪,寒秋深夜跑到农地掘土找马铃薯吃,平常得很。

我这城里人真是少见多怪了。野猪深夜凄厉嘶叫,当地人习以为常,不当一回事。正如公鸡报晓,自古便是如此,绝不违背自然大道。讽刺的是,丁酉鸡年伊始,清亮鸡啼不但没能让某些国人闻鸡起舞,反招来连串投诉,直接导致近期闹得沸沸扬扬农粮局的灭鸡举动。

农历新年的传统精神,不单只有恭喜发财。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恰逢鸡年,古人对鸡的重视,就在于金鸡报晓。公鸡司晨,拂晓高啼,乃自然习性,并非为了唤醒人类,它们根本无此义务。是古人在鸡啼声中,领悟了个中的道理,寻得了个中的价值,掌握了人与鸡在自然大道的循环中,共生共存的平衡点。农历新年,不单只是人类的年,更是自然万物的年,所以才有初一鸡日,初二犬日等。可惜,现代人越文明,对大自然就越藐视。

然人类文明的发展,其实细细思量,也并不文明到哪儿去?至少,我们在利已的大事发展中,却有意无意地剥夺了其他物种共享天地的权利。甚至到了连野鸡自然啼叫也无从容忍的地步,怎不叫人揪心?中国古代以农立国,树立的文化有着浓浓的尊重、敬畏、爱护大自然的精神。而这正是现今所谓的文明所严重缺乏的。

先有鸡、狗、猪、羊、牛、马,才轮到人及谷物,可见古人对自然众生的尊重与爱护。说到底,不是野生动物繁殖太快,其实是人繁殖过剩,把地球占为己有。越灵长的物种,就越多卑劣的习性。这地球,终究要毁在人类自己手中。

上一期专栏,才刚提到野生苍鹭在碧山公园筑巢,不想才隔几天就传来隔邻新民道十来几野鸡遭人道毁灭的消息。我曾听过这样的说法,在所有物种当中,人类最可怜,因为只有人有“自杀”的意识。同样的,也只有人会在灭杀之前冠上“人道”二字。或许这样,才可以让他们的良知好过一些。

小时候喜欢看包青天的戏剧,包大人断案有一招,找人假扮冤魂索命,吓唬心虚的犯人招供认罪。要高枕无忧,就要心中无鬼,就得对得起良知,除非你从不晓得良知为何物。最后恭祝投诉鸡啼清晨扰人的城市人,丁酉火鸡年真的能高枕无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