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节 很另类

因为九妹回来度假,这个春节,过得有些另类。

既然是回老家度岁,又巧遇本命年,应该好好感受一下岛国过年的气氛。可是这个老幺,牛车水年货市场不去,花市不逛,五光十色的“春到河畔”,她也兴趣藐藐,除了与亲友团聚,就只爱亲近大自然。

久居澳洲南部偏远小镇,人烟稀少,环境宁谧,她越来越害怕人多声杂的地方,渐渐患上“人群恐惧症”。

于是,我们除夕逛植物园,大年初一爬武吉知马山,年初三游双溪布洛湿地公园,然后到柔佛的蒲莱泉度假村小住几天。

平素关注世界大事的她,竟然完全不知道植物园如今已是世界文化遗产。她可不管什么遗产不遗产,就是一股傻劲痴迷花草树木。单是行走园内蓊蓊郁郁的雨林和繁花似锦的胡姬园,花了两个多小时还意犹未尽。

这一天,游园的几乎都是外来旅客,九妹成了他们其中一员,本地人正准备吃团圆饭跨年呢,哪有闲情看闲花?

虽然自己平日经常行山,但大年初一起个大早爬武吉知马山,还是生平第一次,对在澳洲爬山经验丰富的老九亦是如此。这春节头一天,山中来来往往的,都不是平时常见脸孔,而且洋人居多。

曲折逶迤山径里爬高落地,心情舒畅,途中凡遇见人,即使素未谋面也会亲切打招呼,今天大家更互道新年快乐。惊喜的是,一个个洋人,还有包头巾的马来同胞,还会以“恭喜发财”回应我们呢!

愉悦中,心里倒有几分惭愧。我们何曾在开斋节向不相识的马来同胞恭贺Selamat Hari Raya Aidil Fitri?或屠妖节时,祝福印度同胞Happy Diwali 呢?

年初三,雨中游双溪布洛湿地公园,有另一份喜乐。两年没有到访这观鸟天堂,竟然有些陌生,却误打误闯进入了过去从未涉足的新园区。

微风细雨,漫行于红树林栈道和视野辽阔的海岸步径,一个个状似圆豆荚又似洋葱头的观景亭,高高伫立,美丽得恍如向海天昂首高歌,这时发现水流充沛,原来开始涨潮,潮水一波一波从北面柔佛海峡汩汩涌入,令人心旷神怡。

我从未在潮水高涨时游走这国境西北的双溪布洛,对九妹说:也许无缘见退潮浅滩上虫鱼蟹鸟活跃的景观了。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巨大无比的弹涂鱼霎那间从我们眼皮下弹跳起来!从桥底沼泽溪水和泥石滩涂间窜来窜去,倏忽间不知所终。

除了弹涂鱼,我们还喜见小水蛇、大蜥蜴、树蟹、水岸树丛傲立的十一只白鹭鸶。虽然水獭、鱟鱼、翠鸟、杓鹬和鹳雀都藏匿无踪,但我们心满意足。春节大收获,很另类,但大自然馈赠的至大欣悦,莫过如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