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用爱烧水的澡堂

风起了

不只是母爱,人世间的真爱都有牺牲奉献的精神,不求回报,但求所守护的人得到幸福,以及守护幸福的能力。

到日本旅行,不一定要到林深不知处的温泉旅店,到邻里区的澡堂泡个澡一样能洗涤身心疲劳。泡完汤喝瓶浓郁香滑的鲜牛奶,张嘴呼出来赞叹,和吃热饺子配冰啤酒一样爽快可口。人生的美味有时得来全不费功夫。

近月日本电影《幸福汤屋》(台湾译名)击败人气动画片《你的名字》、大片《新哥斯拉》,在第41届报知电影奖囊括多项大奖——最佳电影、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该片导演兼编剧也凭此片赢得新人奖。这部片子春节期间在台湾上映,许多观众看后感动不已,社交平台上一片赞好声。

春假期间在新航飞机上看了这部电影。44岁的宫泽理惠演技越来越有浑然天成的味道,在电影里演绎癌症末期带着两个女儿的母亲,要在生命即将结束前帮助女儿做好应付未来生活的准备,瘦削的身影散发着坚毅的力量。饰演大女儿的演员杉咲花,气质清纯,演技爆发力意外惊人。两名以帅气著名的男演员小田切让、松坂桃李则退居绿叶,内敛地对戏,让妈妈和女儿们抢尽镜头,赚人热泪。

电影中的汤屋室内场地是在2015年歇业的“月之汤”拍摄。它是东京历史最悠久的木制搭建公共澡堂。让电影永久保留澡堂的一木一椅,一砖一瓦,是难得“对的时间对的人”的机遇。

电影主题歌颂无私的母爱,同时也无声地谴责抛弃亲生子女的凉薄母亲,把亲骨肉血浓于水的牵绊描绘得细腻动人。电影剧本写得精巧,像俄罗斯套娃,一个套一个,解开一个娃娃发现还有一个,到最后一个时,让人好想再解开几个。

大女儿在学校受到排挤,拒绝上学,母亲死拉硬拖地逼她上学,拿出勇气面对。结果大女儿穿了母亲送她的“战衣”上学,用赤裸的勇气打赢重要一役,证明懦弱的自己也可以坚强,不逃避。

小女儿牵挂与生母的生日约定,偷了汤屋的钱在生日那一天搭车回旧居等候。生母爽约,小女儿在早餐桌前许下的生日愿望竟是更勤奋工作报答养父母,但请求大家让她继续思念生母。小孩早熟懂事总令人感到心疼。被亲母背叛后仍能珍惜亲情是这部电影之所以如斯动人的底蕴。这里的伏笔留到电影尾声交代另两对母女的故事,方体会导演用情之深。

一部戏光会催泪观众容易得感动疲累症。处理欢乐的几笔,让人会心一笑:“啊,这到底还是一部青春励志片。”妻子与逃夫久别相聚,见面礼是勺子敲头,还敲个正着见血。逃夫抱头喊痛还不忘抱怨:“怎么不用钝的一面敲!”小妹妹得知养母要带她和姐姐开车旅行,走到后院向养父汇报。导演用中镜头,拍小妹妹走来走去的模样,观众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但从小朋友压抑着不张扬的肢体语言,不难想象她内心一定是按捺不住的兴奋。

片末,侦探与大女儿的对话总结母爱的真谛。“她(母亲)是特别的,会让人愿意为她付出很多。”“因为她为大家付出的更多。”不只是母爱,人世间的真爱都有牺牲奉献的精神,不求回报,但求所守护的人得到幸福,以及守护幸福的能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