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一年容易

旅行可以有多累?日本回到巴黎,大部分时间赖在床上,时差的借口由七天拖延到10天,转眼跨越两星期,简直没完没了。恐怕从此不能不三思而后行,尽量减少飞来飞去为艺术牺牲,幸好张火丁通常演出的城市十面霾伏,已经知情识趣自动打了退堂鼓,耀眼的歌舞伎就只好说一声抱歉,它有它继续灿烂,我有我闭门养静。许多许多年前林怀民老师说的“不断的累,就是老了”,终于应验在我身上,所谓警世恒言,不外如此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