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嬿青:雾霾中,一种迷茫

我们一边在愤懑的情绪里呼吸着霾,一边抵挡不住折扣的诱惑,把各种本非必需的东西往购物车里塞……

对着激光闪烁的金沙夜空,尝着南洋美味的黑胡椒螃蟹,互联网科技成功人士紧锁眉头,若有所思,然后铮铮地发出这样的誓言:“你们新加坡真好,别看它小,但是安全、干净,讲秩序,尤其是这空气……哎,我们北京、上海……哎,不说了必须移民!让孩子有更好的环境。”然后话锋一转,和大家探讨起互联网购物的乐趣、前景,以及自己在近几年的双十一中如何飞黄腾达的创业故事……

和500万人口的小市场相比,我们羡慕目前在中国大陆以电商、互联网经济挂帅的各种产业模式,那是十几个亿的市场,一旦瞄准了方向,以互联网精准抵达人群并完成收费的模式,财源滚滚来。很多人倒闭,很多人崛起,层出不穷的App和快捷的支付方式,淘宝、网红、直播、主播、网络剧、泡沫剧、科技,商业、文化、管制、贸易、收入、增长率、KPI、GDP、用户数、市盈率……以网络短视频起家的创业者侃侃而谈关于天使投资,A轮B轮融资,上市并兑现收手的商业规划,赚到钱怎么办,移民国外……

所以雾霾不是白白来的,它是各种商品被生产和消费的附产物。如果人们一直喜欢各种包装、伪装、浮华,习惯于贪便宜、攀比,没有节制,不停地买衣服、手机、塑料、快餐盒、肉食、汽油、开车,这些东西或者直接或者间接地消耗资源,成为霾的源头。霾跟人的贪欲成正比。

很多年前香港人觉察到空气开始变坏,于是提出具体的保护措施。当时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法师公开对媒体说效果不会好。他说环境污染的根源是人心的污染。人心里脏了,他肯定会把环境也搞脏,再自然不过了。人心开始自我清洗了,环境才可能跟着干净。今天来看,老法师没说错。

一将功成万骨枯,剩下一堆干瘪的数字增长,以及污染和无助。

据说每年全世界有超过7.6亿条牛仔裤被生产,仅仅广州市新塘镇就生产了其中的2.6亿条,绝大部分订单属于快时尚品牌。为了降低成本拿到订单,厂商不会采取净化措施,暴露于废气中的工人会得矽肺病。每条牛仔裤在生产过程中会耗费77升水,这些废水可能完全不经处理直接排出。

再比如双十一,也是一个令中国人及世界兴奋的东西。我们一边在愤懑的情绪里呼吸着霾,一边抵挡不住折扣的诱惑,把各种本非必需的东西往购物车里塞,最新款的时装、包包、家具、手机,以及各种只一次性使用的东西。我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可能没有意识到自相矛盾,没有意识到这么多廉价的东西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老板的兜里可能装着美国绿卡,孩子在美国上学。他不信法治能治得了他,也不信有因果报应这回事,他觉得没什么可怕的。工人要养家糊口,觉得自己只是颗螺丝钉,轮不到我来负责。

即使在同一座城市,一些人喝毒水吃毒食物,另一些人也可以享用到干净的水和食物,这是所谓的特供。水和食物容易打包和运输,但空气很难,所以空气很难特供,于是激起了几乎所有人的抱怨,于是霾反倒成了一种难得的公平,让那些一直享受特供的精英人群开始体会到广大普通人民长期饮苦食毒的悲伤。

当觉醒的时候,某些精英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办好了外国的绿卡和护照,在外国生孩子,让孩子留在那里。他们随时准备撤离,去往没有污染的安乐之处,安度晚年,那里开始成为他们心中的家乡。那些政治崩塌,社会动乱,经济凋敝,暴民横行,严重污染的国度,几乎看不到转折的希望。他们的精英们却在美丽的国外,享受阳光雨露和安宁富饶。

霾,也许不是件坏事,是我们的心态,我们对发展的一种选择。看着河对岸美丽的天际线变成水墨画……一种迷茫,一种酸楚,一种叹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污染
1